摩西

上色练习中

【胜出】那什么的二人酒会

·职英交往设定,是小甜饼,有ooc

·有关清酒的知识是从书里学来的,如果有错误的话请指出来

·有轻微霍安霍

那什么的二人酒会

爆豪看着码在桌子上的一排排酒瓶,心里涌出一股深深的无力感。

现场的气氛委实非常奇妙,五个1.8L装的清酒瓶子码得整整齐齐,仿佛钉在桌板上的武士刀,散发出冽冽寒气。如果坐在这里的不是他而是切岛那种昭和硬汉,这时候想必已经跃跃欲试,恨不能立马开瓶和兄弟们狂吹……清酒因为名字里带了一个“清”字,经常被误以为是温软绵长的饮料,但事实上它真的就如刀般锋利割喉,酒精度可以达到惊人的20度,比啤酒高出四五倍。

“小胜,这个、有什么问题吗?”

绿谷把手指扣在一起,眼睛滴溜溜地乱转,一副心虚的样子。

不不不,当然没有问题,爆豪咬牙切齿地想到。同时他还觉得自己非常白痴,我真傻,真的,居然派一个长得一看就未成年的家伙出去买酒,看废久现在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样子……活脱脱一个初中小鬼!真亏酒店里的人肯把酒卖给他!

“我都是按照你说的来买啊……”绿谷声音小小的,“不信你看上面的标签!”

“你看标签是不是只看制造商啊白痴废久??”爆豪愤然。

他把背面标签转过来,手指在瓶壁上敲得梆梆响:“看好了!我让你买的是刚上季的冷卸酒!初春酿的新酒冷藏过一个夏天,是最适合秋天来喝的酒,连加热都不用,入口自然就有绵长的醇香!结果你买来的是什么?夏吟?责酒?还有发泡的?那种东西根本就是汽水啊!”

空气一瞬间凝固了。

爆豪说完就想抽自己两嘴巴子,他刚才那番话铿锵有力,活像一个商场酒柜的推销员,还是穿着廉价西装特别欠打的那种……但是他刚修完为期三个月的日本酒基础教程,脑子里塞满了什么新酒夏吟冷卸酒,一时间控制不住自己想要科(显)普(摆)的嘴。

结果是显而易见的:绿谷的眼睛慢慢睁大了,就像透过橱窗看到了欧尔麦特的玩偶,连瞳孔都浮动着光芒,然后他说:“小胜好厉害啊!”

“你夸个屁!”

“还有你为什么买这么多啊?”爆豪拎起两瓶酒,骂骂咧咧地站起来。

“酒柜经理好像是我的粉丝,”绿谷挠挠头,“我一说他就给我拿了一大堆,还没收钱。”

爆豪心说废久的粉丝果然和废久一样没脑子!这里面连一瓶冷卸酒都没有!

而且他拿回来的委实太多了,只能先在冰箱里存着。而且由于工作繁重,他俩都不太能挤出时间举杯畅饮,这几瓶酒不知道要存到猴年去。

爆豪推开冰箱门,也把自己忍不住咧开的嘴角藏了藏。绿谷夸他他还是很受用的,虽然表面上还是一副“老子天下第一你夸我是应该”的表情。

然后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……1.8L装的瓶子着实非常庞大,比一般的酒瓶长出一截来,所以非常理所当然的,它卡在了冰箱里。爆豪横着竖着试了几次,结果证明,他必须让酒瓶侧过30度才能勉强塞进去,而这样不仅不美观还非常容易倒。

“……”

他一言不发地倒了回去。

从绿谷的角度来看,他目睹了一个相当奇妙的过程。他的幼驯染——现在是同事兼恋人——气势汹汹地跩了一大串的专业术语,气势汹汹地拿起酒瓶走向厨房,现在他气势汹汹地倒了回来,手里还是原封不动的两个酒瓶,看起来倒像是表演倒退行走的大猩猩。

爆豪当然不知道,他在绿谷的眼里已经从男朋友进化成了金毛猩猩,他只看到这家伙盯着自己的脑袋嘿嘿笑。

“喂废久。”猩猩开口说话了……绿谷差点吓得跳起来。

爆豪动作流畅地打开瓶盖:“我们把它AA掉。”

“哈?”

“哈你个头啊,我三瓶你两瓶,喝不完就给我去死。”

绿谷一脸震惊:“猩……啊不对小胜,你在说什么啊?”

于是爆豪向他说明了情况:首先酒瓶太大塞不进冰箱里,其次清酒如果得不到妥善保存口感就会迅速变差,最后明天是休息日,所以今天晚上他们可以喝个爽。但这三条除了明天放假这一点,绿谷半个字都不信。

“不信你自己试啊?”爆豪递给他一瓶大吟酿。

绿谷半信半疑地跑去开冰箱了。爆豪看着那个海藻一样的小脑袋消失在厨房里,心情莫名其妙的好了起来。

英雄人偶在大众眼里是可靠而强大的存在,他的双拳是那样的有力,仿佛能够驱散一切的苦难、不幸和阴霾。但是在面对他爆豪胜己的时候,绿谷就会稍稍露出比较不像英雄的一面来,腼腆又胆小,老是一惊一乍的,还会没来由地傻笑,像是个孩子。

反正他比较喜欢这样的废久。出现在公众面前的DEKU光芒万丈,是无可挑剔的NO.1英雄,搞得爆豪这个千年老二总想蹿上去咬死他。

不过现在他也看开了不少,因为他对自己非常有信心,坚信未来某天他会踩着那个小废物的脑袋爬上NO.1的宝座,而且必须是堂堂正正的那种,像安德瓦似的替补上位就太丢脸了。

说到安德瓦……爆豪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。自从把轰焦冻一把屎一把尿地喂养大,这家伙就好像是天空放晴了,乌云散开了,憋屈了几十年终于扬眉吐气,开始享受人生了。不是忙着修补家庭关系,就是在夕阳下吸着人字拖遛鸟(霍克斯),俨然一个刚刚退休的老大爷……我呸啊!真有损我们千年老二的颜面!

“小胜小胜!”一声巨响……绿谷又跑了回来,蹦蹦跳跳的像只兔子。

“你搞什么鬼?”

他心里忽然一动,说不定以后等他老了,在夕阳下吸着人字拖遛兔子,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……

“对不起小胜!”绿谷在衣服上抹了两把,“我刚才一心急没控制住,把那个酒瓶……smash了一下。”

现在他身上都是好闻的酒香味,爆豪作生气状说你丫过来,绿谷就畏畏缩缩地把眼睛闭上,以为要挨打,结果爆豪一把把他抱在怀里吧唧了一口。真不愧是稻米酿的清酒呀,爆豪现在脑袋晕乎乎的,好像里面装了一百只活蹦乱跳的小兔子,又好像是醉了。

“小胜你搞什么——”

 

想什么呢绿谷同学,当然是搞你啦。



上课瞎涂的,我也不知道自己在画个什么玩意_(´ཀ`」 ∠)__

英雄人偶也想要变得可爱!( '▿ ' )

联合对敌!
画完才发现,咔酱你的手放在哪里啊hhhh

我知道我ooc了(翻滚土下座

相泽:我不是,我没有,我不认识这两个小兔崽子,我没说过“双核心”这种东西

轰此时尚未意识到,自己的荞麦面已经被偷偷换成了乌冬面,热腾腾的那种

超爱久哥的战斗服!虽然衣服细节有点记不清了233
超喜欢的!久哥! ヽ(°∀°)ノ

『破坏的冲动、
    杀戮的欲望、
    毫无理由的憎恨,
    肯定是因为我想要守护,
    曾经深深爱着、
    并且坚信不会消失、
    最终仍像是朝雾一样散去的、
    你的光芒——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