摩西

五头身、工装、手套和长筒靴究极爱好者,蒸汽浪漫万岁

日常人体练习
语文课摸鱼产物,我对不起老师……

最近的蒸朋风狂野摸鱼……咔娘化有

【对话框阅读顺序:从右至左】
是一个傻fufu的四格
好老套的剧情……撞梗的话全都是我的错

我永远喜欢十杰.jpg
私设如山高……茶爷的衣服是瞎搞的,因为画的时候实在懒得找参考,对不起茶爷!!(土下座)

【胜出】关于特殊训练?

看完217话的激情短打,讲真我们磕cp的哪能和平哥比,他老人家太会画了……


我是谁?我在哪?我在干什么?

此时和高深哲学完全沾不上边的平成阿宅绿谷出久,内心不禁闪过以上三个经典哲学问题。

他,绿谷出久,十五岁的英雄预备役,UA高材生,前途未来一片光明,正在和同样励志成为英雄的幼驯染进行半夜三更深不可测莫名其妙(以上皆为病句)的……单独训练。准确来说,爆豪同学更像是个陪练,因为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帮绿谷更好的掌握黑鞭。

……陪练?

绿谷思考人生的空档里,爆豪已经用爆破在半空中转了三个圈了,鬼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熟练。按照他们正常的训练计划,这时绿谷应该在心里默念抓住小胜抓住小胜……然后用黑鞭和爆豪上演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。这也是用来提高个性精准度的。

但是很不幸的是绿谷发了会儿呆,硬生生让爆豪白在天上晃了几圈。

“想什么呢臭书呆子?!”爆豪气到跳脚,一个榴弹炮铺面而来,“就这样你还想超过我?”

“我不是故意的啊啊啊啊啊——”绿谷爆头鼠窜。

然后猫捉老鼠的场面就真的在β操场上上演了,只不过本来该当猫的那位吓得屁滚尿流,脚上生风跑得飞快,于是这就又变成了一场训练体力和反应力的大型拉锯战。


β操场,他们两个都很熟悉这里的地形,连那些建筑物内部的道路都摸的门儿清。所以双方你来我往,一时爆豪也抓不住在楼里乱窜的绿谷,气得炸墙。

当然一直移动还要提心吊胆的绿谷也不好受,本来黑鞭的训练就持续了两个小时,爆豪在空中的敏捷程度惊人,一场下来绿谷眼都要看瞎了,他黑鞭用得也不熟,结果抓住的没几次,自己倒是累得牛喘。

“不跑了不跑了。”绿谷解除ofa,扶着膝盖大喘气,“累死我了。小胜快点来抓我吧,我要回去睡觉。”

无人应答。


于是绿谷想,小胜是走了吧。

毕竟真的很幼稚啊,爆豪为什么要和他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?看起来就像是小孩子一样,可是他们都长大了,还顶着全校关系最烂幼驯染的帽子。说起来他们也算不得朋友,在一年前甚至能算得上是阶级敌人。

本来以为两条本来平行的线终于慢慢靠近,原来到最后还是停留在原点。

爆豪这个人就是反复无常,打雪仗的时候能拿冰球往他头上砸,可是在训练的时候又会偶尔鼓励他几句……有时候他们像是朋友,有时候又像是陌生人,这全都取决于爆豪并不好猜的心思。

绿谷喘过气儿,规规矩矩走楼梯下去了。他懒得用ofa,他的心情很大一部分也取决于爆豪,现在他就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,慢慢地落在地面上,连反弹的欲望都没有。

然后……

爆豪也难得很规矩的站在楼梯底,手上两个保温杯,胳膊上搭着绿谷的外套——他居然在笑,但是说实话笑得有点渗人。

“看够了没有,麻溜的滚下来,喝水,热的,然后把衣服穿上,滚回去洗个澡睡觉。”爆豪觉得绿谷捂着嘴两眼汪汪的样子有够恶心人,赶忙招他下来。

绿谷的心情立马多云转晴,尽管现在他的眼泪在一个劲儿的往外飙,喷泉一样,根本不受控制。

“小——胜——”绿谷整个人炮弹一样撞在爆豪身上,“太好了小胜,我刚才还以为你走了。”

爆豪差点没被撞飞,往后退了好几步:“我干什么关你屁事?太多管闲事了吧废久,我只不过是觉得麻烦就回去收拾东西顺便给你送过来而已,干嘛用这么恶心的表情看着我……”

“谢谢小胜!”绿谷抬起头来看他,笑容灿烂。

哇更恶心了……爆豪无语。

然后他们一人一杯温水并肩往宿舍走,绿谷的心情格外的好,具体表现就是他走两步就笑几声,爆豪很烦,问他没事瞎搞什么。

“没想到我能和小胜这样走在一起呀。”绿谷还是笑,“我们看起来就像是朋友一样。”

“你就这么想和我做朋友?”爆豪挑眉。

起风了。

绿谷突然想到,如果不穿外套的话,应该很容易感冒吧。

“嗯。”

“那老子就勉强满足你的愿望了。”


什么啊 ,原来那两条平行的线,还是相交在一起了。


我流十杰pa!
肝了两个晚上可把我累的233
左咔右轰,咔对应的画面是田园农庄,轰对应的画面是暗黑系!得了吧我也不知道表达的是啥……2p是没加滤镜的

贴吧、论坛真实现状:我叫作者一声平哥和我把他喷成狗屎,这两者之间有什么矛盾吗?

分享一下小英雄无脑黑的几大极品案例:

【剧情不行啊,我觉得平哥应该转型画狗粮漫画】

【堀越耕平是上辈子拯救过宇宙吗?画得这么烂都不让人喷?】

【杂鱼英,杂鱼英.jpg】

【绿傲天诞生!】

【小英雄不是要烂尾,是要烂腰】

【烂w尾w预w订ww】

【腰斩预订】

【作者笔力不够啊,我觉得如果是我……】

以上言论出自贴吧、百度推送、大妈之家,真实可考。望诸位引以为戒,远离智障,享受美好人生。


【胜出】关于绿谷出久的睡眠问题。

除夕夜短打,ooc极其严重。

内含近期漫画剧情。


part.1

“啊啊啊啊啊啊——!”

绿谷出久一阵手忙脚乱,欧尔麦特标志性的爽朗笑声仿佛催命炸弹一样,一声高过一声,催促着他赶紧接电话……不,是徒手接炸弹。

“废久!!”绿谷刚按开接听键,爆炸般的声浪直接迎头冲了上来,吓得他手一哆嗦,差点没把手机摔了。

“小小小小……”

“小个屁!”爆豪胜己隔着手机屏幕狂吼。

“小胜!”绿谷可算把舌头捋直了,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

“你昨天晚上为什么给我打电话?”

绿谷大脑当机:“啥?”

“不不不这个绝对没有的,是误会啊小胜!昨天我连手机锁屏都没打开啊!训练完我冲个澡就睡了啊,放心!连梦都没做!就算有三个欧尔麦特在我身上蹦迪我都不会醒的!”绿谷声泪俱下,差点没给对面那位爷给跪下了。

天可怜见,他昨晚真的是困到不省人事,因为最近一段时间他委实是太缺觉了。三个欧尔麦特顶多也就六七百斤,哪比得上ofa里七个精力充沛的老前辈……白天上课训练打架,晚上还要接受七位前辈的轮番调(?)教,啊不,是指导,以便他能更快得掌握六个新个性……当然目前他呕心沥血也只能拿黑鞭当辅助,真是丢尽了各位前辈的脸。在没有前辈上课的晚上,绿谷还经常因为愧疚失眠。

“嗯?”

爆豪沉吟。

“那是不是你碰到哪里误拨了?”他难得好好说话,虽然语气还是恶狠狠的。

“拜托小胜,这又不是老人宝……”绿谷要被幼驯染的清奇脑回路给折服了。

“……废久你他妈是在质疑我?”

“我没这个意思啦!”绿谷出久飙泪。

“嗯,呜,哼,唔姆……”爆豪含糊其辞。

唔姆??*

“哼!没有就好……”爆豪听上去急于挂电话,“混蛋书呆子,现在赶紧从床上爬起来!刷牙洗脸然后去晨跑!这么懒散你还想超过我?!”

“哦哦哦好的……”绿谷作小鸡啄米状。

“还有,给我好好睡觉啊!天天顶个黑眼圈恶心死了!”

“小……”

“小个屁!”呱唧一声,爆豪挂断了电话。

绿谷顶着一头还没来得及打理而且打理了也没用的乱毛,在被窝里欲哭无泪,这都什么事儿啊……


“……”切岛、上鸣、濑吕集体失语。

“阿胜*啊……你……”上鸣扶额,痛心疾首。

“兄弟必须说你两句了……”濑吕摇头。

“找这么烂的借口去问候别人,你还真是不够男子汉啊!!”切岛大喊。

“滚!!”


part.2

作为新一代的平成废物……不对,是充满希望的第九代one for all,绿谷难得有怀疑人生的时候,少有的几次也都和自己那个“性格暴躁的青梅竹马”有关,比如现在。

“对不起妈妈,欧尔麦特,菜奈姐姐,还有其他前辈们,我可能活不到成为英雄的一天了……”

“菜奈姐姐是个什么东西?”

“小胜你太没礼貌啦!是欧尔麦特的老师哦!志村菜奈,嗯,前辈?总之她说叫前辈很显老就让我叫她姐姐……呜哇哇小胜轻一点啊,我要被你勒死了呜呜呜——”

“你睡觉就睡觉哪里来这么多事?!”

是的,他们现在躺在一张床上,绿谷的。在无数欧尔麦特祝福的目光下,他们宛如一对幸福的新人,侧躺在十分局促的单人床上,盖着同样十分局促的被子,十分局促的抱在一起……最局促的是爆豪的身体很烫,烫得绿谷脑袋乱得像一团浆糊,感觉自己应该活不过今晚了。

“小小小……”

“小个屁你烦不烦啊!”爆豪一巴掌拍在他脸上,“给我睡啊!”

“你这样让我怎么睡啊……”绿谷小声哼唧。

更热了……背后贴个暖气片谁睡得着啊啊!小胜你这样我都不用开电热毯了,你就是冬天里的一把火啊!

“不是你扭个什么?”

“小胜你你你太烫啦!”

爆豪:??

你说我烫,是上面烫,还是下面烫,还是全身都烫?如果是下面的那就很有些微妙了……本着英雄的大无畏奉献精神,他热情地提出要亲自监督废久睡觉,废久感恩戴德,浑身直哆嗦,激动得说不出话,然后他就像赶鸭子一样把小绿毛赶上了床,把空调摁开,扒拉开被子,两个人圈在被窝里安居乐业……嗯,可喜可贺,直到小废物说他很烫。

我噻咱俩光屁股一起长大的,我倒是没想到你内心如此的黄色,居然明目张胆地勾引你的幼驯染。

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。

不过既然你勾引在先,莫怪我下手无情……爆豪硬生生把绿谷翻了过来面朝他——自己差点没从床边掉下去,不过这没什么关系……很好,废久,不要小瞧我……

哈?

绿谷睡着了。

神态安稳,呼吸顺畅,这显示他正处在深度睡眠中,而那里既没有乱七八糟的情绪,也没有老当益壮的几位ofa。

“好吧,睡个好觉,书呆子废久……”

“如果做梦的话,梦到的可要是我啊!”


菜奈姐姐大了个大大的喷嚏,并决定取消今晚的梦中教学活动。


注:

唔姆:是fate系列中尼禄的经典口癖,因为尼禄酱也是金毛,所以就拿来玩梗了。

阿胜:上鸣称呼爆豪也是“小胜”,但我觉得太肉麻(?)就用了台版的翻译。


我懂了,感情是胜出把欧叔的剑你一半我一半拆了是吧?!这就是传说中的雌雄双股剑??
平哥你可以再懂一点吗?同人都不敢这么画.jpg

训练结束后,绿谷把雪球塞进了爆豪的衣领_(:D)∠)_
无论画面还是文字描述都很苍白啊!大家自行想象(你滚